青葉部落的祖先是發源自屏東縣內的歡喜山(卡督滿呢)。在歷經過多次的遷徙後至dadele,時間大概是日治時期昭和十年(1935年)左右才有日本人類學者移川子之藏在文獻中做了記載。根據文獻所述,部落第七次遷徙至talamakau後才又遷徙至目前青葉村的所在位置。

 

部落遷徙至較低海拔的青葉村現址,主要是日治當時的國家政策所導致。當時日本第一任臺灣總督樺山資紀提出對臺灣原住民的治理方針是對山地的番人則採取懷柔馴服的態度[1],以達成攏絡「矇昧頑愚的番族」為目的。[2]而第一任的民政局長水野尊也認為,「臺灣將來之事業看在蕃地,若要在山地興起事業,首先要使蕃民服從我政府,使其得正常生活途徑,脫卻野蠻境遇。」[3]。而不管是征討或綏撫,日本政府真正的目的都是為了掠奪臺灣的山地資源。

 

於是為了方便統治原住民,日本在理蕃事業中,採以「集團移住」,就是將整個蕃社的居民遷移到更方便統治的地方。於是昭和15年(1940年),在當地地主沙漠村(青山村)大頭目拉發高 (德馬拉拉得家族的王雄功)的同意讓與下,再經日本行政官提報獲准後,指示(青葉村)大頭目laucu(楊永福)召集talamakau(今大武村東川巷)、derau(今大武村小山巷)、dadele(今隘寮北溪北岸有舊遺址,離東川巷東面約一小時步程)等族人,集體遷移至阿烏(今青葉村)。

 

以下部落遷村史由盧松吉耆老及楊家頭目傳述:

 

過去talamakau部落沒有頭目,村民非常羨慕其他部落有頭目來領導,有一天有位遠從台東方向來的族人gilawgilaw每年都要到舊大武探望親戚,在當時溫祥妹的家是旅客休息的處所,當gilawgilaw休息時,talamakau部落族人便問gilawgilaw為何每年都要來talamakau部落探親,為何不留在talamakau部落作為talamakau的頭目呢?gilawgilaw聽了族人的述說以及哀求,便答應決定定居在talamakau部落做部落的頭目,於是第二天早上族人便馬上向talamakau部落報信說找到頭目了,也就是目前青葉部落楊家大頭目家族,而talamakau部落的族人知道有大頭目願意領導時就非常開心。

 

在遷徙的過程中,族人發現dadele部落人口稀少就想設法占領dadele部落,卻被當地族人得知消息之後,馬上回去向dadele族人報告此事,而dadele大頭目為了守護dadele族人,便將愛女下嫁給talamakau部落的大頭目gilawgilaw才平息了這場戰爭,通婚後生下四名子女其中一位就是青葉部落的大頭目 楊永福laucu。

 

IMG_0232laucu在家人及族人的照護下順利平安的長大, 楊永福laucu為aruladeng之後裔,於日據時代在派出所當警手,有一天被上級長官許派至(沙漠農業技術訓練班)受訓也就是現今的青山村,在受訓的課程中,發現現今青葉村之地勢平坦、叢林茂盛適宜人居住,滋生遷村念頭,而某一天有三名青年分別為翁青由(賴立誠村長的外公)、王清盛(王進武的父親)、塗春雄(塗哲賢的父親)要前往里港遞送日本人所交付的公文,在回程時發現從賽嘉一直到青山都有人在工作(也就是有人居住),然而青葉這一地帶都沒有人開墾心裡面就茲生遷村的念頭,回到部落後就決定向大頭目討論遷村事宜,沒想到這跟大頭目楊永福laucu的想法不謀而合,於是乎

      *圖為大頭目Laucu*

laucu頭目就將遷村一事交由翁青由負責並要他開始挨家挨戶的告訴族人遷村一事,翁青由就放下工作每天都去找族人說明遷村的事情,族人就覺得他是不是發神經了沒事找事做。

大約過了一年之後有24戶人家願意參與遷村,大頭目就召開戶長會議並向族

人說明遷村事宜,並宣部遷村後將不再以頭目的身分地位來治理村落,族人一律平等,你更作的的是你個人所有,所耕種或是狩獵所得來的農作物及獵物都歸個人所有,不必再進貢給頭目,族人們聽到後就開始動搖了,原本願意參加遷村的戶數從24戶增加42戶於是族人正式推動遷村工作。

會後頭目就向日本校方提議,但日本校方開出條件,只有talamakau部落的族人可以遷村至青葉,不可參雜外部落的族人,頭目就答應了,獲允後就詢當地領主(王雄功─ dumalalrathe)亦獲肯准,校方正式成立遷村並備案層峰同意,指示由 楊永福laucu負責召集族人開始遷村工作。

在西元1940年(民國29年)正族人開始遷移居住,首批遷居戶42戶。在遷移的過程中有些族人(現在居住第一鄰住戶之祖先)因不滿當時的遷村活動就以抗議、自殘的方式拒絕遷村,且表示如果要遷村寧願死在這裡也不要遷村,日本人為了遷村順利便要求反對遷村的族人來協助遷村而後再返鄉,這些反對的族人到了青葉之後,日本人以酒答謝協助遷村的族人們,等他們酒醉後再抓去關並將他們的家人都全數帶到青葉來,等放出來之後發現家人全數已遷到青葉,已無法再回到原居住地,就放棄回鄉之念頭,才停止這場反對遷村的事情。

 

在族人遷到青葉之後族人們被日本人集中在後山搭建工寮全部人居住在一起,在開墾時期我們的祖先非常的辛苦,在日本人的強迫之下,族人們不分日夜不停的工作,餓死了也沒飯吃,只有砍柴然後背到泰山換取地瓜才有食物吃,不能夠拿到其他地方,只能拿到指定地點。

在工作期間,若是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會受到日本人的處罰,若是女生就會被要求全身脫光,叫所有人來看她跑操場,如果是男生一樣叫他脫光,就叫所有的女生來用手彈其生殖器官,我們的族人祖先們備受羞辱。

 

在開墾時期因為沒有工具可以使用,族人們都是用徒手開墾,先將派出所搭建完成之後再去開墾社區,之後再抽籤分配住戶;以前我們的祖先時在是太辛苦了,太勞累了,造成生理上出現問題,甚至女生的月經都沒有來,因為太累了,每天都在工作,所以都沒有生育,後來部落的代表到三地去要求要換人,要不部落的人將會滅完,因為換人之後部落的人才有生育。

 

賴立誠村長的母親也有參加過工作她說:有一次,工作完要吃飯的時候,煮好的一大鍋地瓜葉,沒多久一下子就吃得精光,可見我們的祖先非常的辛苦,被日本人操到像狗一樣非常辛苦。為什麼我知道這些事情呢?是因為翁青由的爸爸跟部落大頭目告訴我的;在部落遷村50週年的時候,我將部落老人家聚集在一起,他們也是這樣告訴我,所以我才知道部落的歷史。

 

遷村到青葉之後,首先是用茅草搭建住所,第二次是用木板再來用竹子,第四次用石頭、石板和土磚,第五次才是紅磚,每次進步一

點就換一點一直到現在。

我每次講的時候都是都是戴著一顆紀念的心來去懷念我們的祖先的辛勞,我們就是這樣遷村的。

日本戰敗後在國民政府接管前處於無政府狀態,又因為我們附近都是排灣族人,都是敵人,擔心附近的人會欺負我們人少,所以部落就開會決議讓其他村落的族人可以遷入青葉村,陸續就有霧台鄉的族人遷移到青葉村(talamakau),因為人口暴增、耕地變少就禁止其他人再遷入青葉村。

 

當時分配後來遷入青葉的族人居住地點的人是翁青由負責,因大頭目laucu過世後沒有人會可擔任這種要的職責,故由翁青由來去分配。

 

在部落中有聲音說:青葉是大家的,是聯合的部落,不是talamakau的,這是個錯誤的觀念,青葉是talamakau的地、talamakau的村落,是因為光復後族人們邀請外部落的族人進來,是已經經過十幾二十年才邀請外部落族人遷入,才有外部落的人遷入,所以我們不要忘本,這個地是talamakau,日語稱為auba,我們不要把我們的名字忘記,不然會對不起我們的祖先。   歷史口述:盧松吉